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
网易博客网站关停、迁移的公告:

将从2018年11月30日00:00起正式停止网易博客运营
查看详情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南庄子

远行,是为了真正的回归! 天涯是家园? 故乡是远方?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椰树之美(引)  

2017-12-11 10:28:34|  分类: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
储福金


  在海南。站在海边金色的沙滩上,眼前是无边无际的海。平静的海面向远处伸展,蔚蓝与天一色,海浪轻轻地拍过来,一层层卷过海滩上的沙石,像要漫过海滩去到岸的一边,去吻那一边的绿色,那是一排排的椰子树,椰叶如梳,梳着轻风,梳着细浪。

  风与浪不会永远这么温柔,台风呼啸之时,海浪便以排山奔涌之势,惊涛裂岸,伴以暴雨倾盆,风,雨,浪,仿佛要吞没一切,然而风总有停时,雨总有歇时,浪总有退时,待所有的重新安静下来,所见的是海岸边那一排排的椰树,依然那么挺直,依然那么青翠。

  仿佛椰树林是海给予海岸的一条绿色的风景线,仿佛椰树林是迎抗海风海浪的一条坚韧的生命线。

  椰树之生与海相系,椰树所喜高温、多雨、阳光充足,正合着海南气候。而椰树赖以生存之根,正是含着盐质的沙土层,那是海水所留下的,而椰树以根系深深抓握着基础,又防着沙土的流失。

  任由春夏秋冬的岁月变化,椰树之色总是郁郁葱葱,它不多的要求,在海南的海边一切俱足,自然天成。

  椰树属于单子叶植物。单子叶植物中基本没有形成层,所以绝大部分为草本植物,偏偏椰树具乔木状,长得高而自挺拔,内为纤维质,抗风雨而不弯腰。

  其他树种都是从底部开始生长,而椰树是从顶部生长,树叶从树顶出来,如年节放的礼花。

  树干光滑的椰树,无枝无蔓,巨大的羽毛状叶片从树梢伸出,撑起一片伞形绿冠,叶下结着串串圆圆的椰果。 椰树一年四季花开花落,果实不断。

  太阳从海上升起,海岸初沐阳光的是绿色的椰林。航海人归来了,初见海岸的便是葱翠的椰林。

  在海滩上活动的人,深感海南天气的热。但只要走到椰树的树荫下,感觉立刻凉快下来。托一个椰果来,剖开果子头上一片,里面显出白白的一圈椰肉。插入一根管子,轻轻一吸,便是满嘴清凉甘甜的椰浆。

  海南人把营养丰富的椰汁制作成的椰奶,如脂如玉。

  有诗为证,且是苏东坡的诗:椰树之上采琼浆,捧来一碗白玉香。

  苏东坡当初贬谪岭南,实是年老体弱,再贬海南,已是六十二岁的老人。那时人的寿命短,人生七十古来稀。苏东坡来时便做好终老海岛的准备。那个时候,海南无米无肉无药无炭,所见之处却少不了椰子。

  初到海南,是苏东坡心情最为低落之时,但海南奇特的风物还是能够给他带来一些新奇感,尤其是看到海南特有的椰子,喝到滋味独特的椰子汁时,所产生的奇异心情。

  一直陪伴苏东坡的三子苏过,拿着倒尽椰汁的空壳,把玩良久,突然想起父亲以前的一件趣事。父亲在京城做官时,曾把当时流行的帽子加以改造,弄出一种帽筒高、帽檐短的奇异帽子来。士大夫争相仿效,一时成为风尚,人称子瞻帽。于是苏过也用椰壳制出一种帽子,给父亲戴上,怪模怪样的,引得人们围来观看。

  以椰壳雕制成工艺品,天然质朴,具有独特的艺术风格和浓厚的海南色彩,渊源悠久,自古有之。早在唐代就有椰子壳制成的酒杯,晚唐诗人陆龟蒙有酒满椰杯消毒雾的诗句。

  古时称海南有瘴疠之气,陆龟蒙诗言以椰杯盛酒,能消毒气。其实,海南处处有现成的自然之酒,那就是椰浆。苏东坡以椰壳成帽所作七律诗《椰子冠》中,便有此一说——

  天教日饮欲全丝,

  美酒生林不待仪。

  自漉疏巾邀醉客,

  更将空壳付冠师。

  规模简古人争看,

  簪导轻安发不知。

  更著短檐高屋帽,

  东坡何事不违时。

  苏东坡诗中所道,我苏东坡来到海南,岛上长满椰子树,椰浆便是自然之酒,自不用酿酒师,此乃上天之美意。那椰壳还能制成一个形简古朴的帽子,引人好奇地观看,我苏东坡什么事情不与时流相违背呢?

  看来苏东坡爱椰,天然之椰也正合着他一肚子的不合时宜。他自嘲又似讽时的诗显得活泼泼的,天性合一的超脱,把垂老投荒的事实苦难冲到最淡。

  椰浆是纯自然之酒,酒不醉人人自醉。

  椰壳是纯自然之物,借来盛人世沧桑。

  想东坡当时,人生的沧桑过尽,繁华尽褪。结庐海岸椰树边,苍天沧海,绿林绿叶,取椰汁相饮,视椰奶如玉,负椰壳为冠,与椰相通,如椰存简。

  扶椰树而立,看海浪不知疲倦地滚滚而来,不知疲倦地打在海滩上,又不知疲倦地漫漫而退,一如天地之始,同样的简单画面,同样的简单色彩,同样简单的动作,只椰叶如扇,轻拂微风,安抚丹心。

  夜晚的海边沙滩,椰林静静,大海沉沉,我心悠悠。

  细看海面,光影摇动,那是倒映的星光,那是反射的远城灯光。

  海天依然一色,星星仿佛在海上闪烁,海浪仿佛在天空晃动。

  海南这曾经的蛮荒瘴疠之地,而今却是度假的胜地。许多北方城市人来海边置一处房产,以避北方的寒冬气候,以观海南的满目绿景。有三个月到半年的时间,他们与椰林作伴,是海南人。

  这一刻,我依椰林面向大海,我也是海南人。

  海水是单纯的,有单纯的椰树与它为伴。有单纯的椰树为伴,心也变得单纯,形也变得单纯。

  心之纯处,眼前之海,眼前之椰,眼前之景,美得如梦如幻。

  心之浮动,仿佛穿上了收椰人攀树物件,一脚扣上一只环型器,身子微微向后,环型器卡住树干,我便一步步爬上椰树。初上一层是茫茫夜色,夜色中梦影幻彩;第二层感风在耳边低语,低语中集风声雨声,涛声浪声;再高一层,接触到椰果的时候,仿佛云就在高叶处,如絮,如被,如有云中之仙轻轻的呢喃声。

  庄生梦蝶,何虚何实;我自椰身,何著何名。

  在海南,我凝成一棵椰树。
       
    (引自《 人民日报 》)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32)| 评论(2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8