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南庄子

远行,是为了真正的回归! 天涯是家园? 故乡是远方?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海口,海风伴花香(引)  

2018-01-17 10:51:03|  分类: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 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马思源

     大概是海在呼唤,一朵花儿应了一声,接着,一树花儿被惊醒了。于是所有花儿次第生动起来,伸开花瓣,舒展花蕊,含露吐芳笑着,等着第一缕阳光到来。到底是哪朵花先醒,惊了另外的朵儿。花儿不说,没人知道。海风一来,花儿一树树站在夜色里,你拍我一下,我碰你一下,捂着嘴偷偷笑,又迅速归位,如同捉迷藏的小姑娘。

  所有的花儿醒来后,整个海口都弥漫着各种花的清香。花如美人,描了娥眉,涂了樱桃口,扭着杨柳细腰,把芬芳和美丽撒播出来。这么多花儿,要去解救冰封在雪天里的思维。那些北方来的游客,一冬天都在寒冷里挣扎,时有雪花,少有鲜花。雪花无香,他们难得闻到花儿的清香。一来这里,花香熏醉了他们的面和他们的心。

  一树树花开,是对海口的确认。似乎无论什么树都开花,花团锦簇。有的树一边开花,一边结果,花花果果的世界,没有了季节的区分。花开了,花又落了,落花被环卫工人扫走,或被海风轻吹,吹散到海角天涯。也或许,一颗果子和一朵花儿根本就没有见面的机会,但它们很坦然,依旧乐呵呵迎接风迎接雨。它们珍惜所有的不期而遇,看淡所有的不辞而别。

  每一座城市都有自己独特的味道,海口的味道纠缠了海风和花儿的芳香。不分草本和木本,它们遇到阳光和水就能成长,有成长花儿就会开。花儿的香痴缠着海口冬天的爽朗和南来北往人的气息,笼罩整个城市。人在这里住长了,不想走,直接融到花海里。满眼满眼的都是花儿,都是果,都是红红绿绿。层次分明,色泽清晰。每一个层次都是五颜六色。那么美丽,让你无法割舍。

  整个城市,随处可见三角梅匍匐在墙上搭成花的桥、花的走廊、花的游乐园,一簇簇,一片片,疯狂往上长。三角梅,又叫簕杜鹃、紫亚兰,喜温暖湿润气候,不耐寒,喜充足光照,是海口的市花儿。这里温润、光照足,简直是照着花儿的需求给它找的家园。

  椰子树是这里的常态,不然,怎么能叫椰城呢?一到海口,来客多会被遍地椰子树和椰子而震撼。椰子树很高,年轮一圈一圈缠绕成高大的一棵。枝干多笔直,顶上开椰子花,米黄色,花蕊细碎,馨香。海岸一线,一定要有椰子树。海浪海风伴着椰子树,那是标配。

  这里是内海,海浪多数时候轻柔,但有时候也彪悍。彪悍时就如二十余岁的小青年,荷尔蒙多得无处挥洒,在夜里无人处狂啸。尤其在冬季,海风呼呼呼态度强硬地吹。天长地久,椰子树就会做出让步,最临近海边的一排树被海风吹得弯出一个一个肩来,勾着头面对着大海,似乎表示臣服。这种状貌,无心插柳插出了艺术。

  还是给这里的花儿果儿挨着点名吧,很好听。鸡蛋花、紫薇、黄蝉花、茶梅、龙船花、扶桑、鸳鸯茉莉、紫荆花、茉莉花、椰子、蔓绿绒、合果芋……还有很多叫不出名字的。街头一样样拍出照片,翻给身边走过的人看,也都说不知。海口的花儿,你知与否,它们都一朵朵慢慢开放着,兀自美丽着。如同这里的人们,舒展、平和。你知与不知,都没有关系。他们慢性子,不攀比,各过各的安逸,现代文明的快节奏焦虑似乎跟他们不搭边儿。乐观跟心态平和紧密相连。男人们最爱的项目是喝老爸茶,一早上起来喝着,悠闲的人可以喝到中午。这是一种美好的逍遥游,享受生命里美到极致的轻松快乐。

  花落无痕。这里的人们爱美爱干净,把草坪修剪得平平整整。做这些活的,基本上是当地的中老年男女。他们动作缓慢,快乐地聊着天,声调轻慢婉约。他们穿着橘黄色工装,女人的脸和脖子捂得严严实实。海风是容颜的杀手,她们以这种方式来对抗老去。每个人都戴着斗笠,海口的一个特色以这种特殊的方式和古朴对接。

  冬天,花朵儿们并不躲懒。它们不太看重季节,春夏秋冬,开了落,落了开,一切都自然。有的树开了花还要结果,那果,便是处处驰名的海南水果。椰子、菠萝蜜、杨桃、榴莲、芒果、莲雾、释迦、荔枝……叫得上名字的,叫不上名字的,以各种姿势占据超市最有利的位置,香味和色彩吸引着来来往往的顾客。更有味道的是街头巷尾、社区里,你走着走着被一个芒果砸中了头,正要恼怒,发现它在冲你笑,你毫不犹豫捡起来吞掉它,结果甜掉了大牙。你一转脸,发现树半腰里长出一个南瓜大小的浑身是刺的青果,当地人会告诉你那是菠萝蜜。它来不及爬上树冠,把果结在了树半腰。树冠大小的一个圆圈,地上落了一层层粉红艳艳的、孩子心脏大小的果子,那是莲雾。果子太多,它们找不到家,就围着树根落在树荫的怀里。

 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57)| 评论(53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8